香格里拉

川山月 发表于 原创, 诗歌, 随笔 分类,
0

这是世界最后一个日子
教堂已关门
墙和锁也选择了放弃
妹妹,我终于来看你了
携一湖男人的泪水
骑着带翅膀的马

肉体凡身的最后一天
就让灵魂紧贴肌肤
做彼此的香格里拉
躺在雪山云的怀里
细数相思白发
似高山湖里的天鹅
交颈相靡地表达

尘世的最后一秒忧伤
穿过情人的凝视
星尘间爆炸
记忆里的每一份纯真与感动
被生活挤压的爱
瞬间释放成
一个盛大的王国

我们的香格里拉

没有烟尘、时钟和面纱
只有丘比特的翅膀
飞翔在柠檬色的悠远
一朵朵心底盛开的莲花
悬浮天水
与暖风轻轻对话

 

夕阳西下雪飞扬

川山月 发表于 原创, 诗歌, 随笔 分类,
3

晚冬的夕阳
是一袭看不见的晚装
在烛光下,摇摆着行人的慌忙
知道你心里躲闪我的荒凉
还有一点点春天里没有的忧伤

孤独的叹息在风的笑声中
凝固冰的衷肠
等你的心,滑到我的文章
没有写完的那一行

你问,我的新眉是否比西施漂亮
这是我最爱保留的秘方
藏入你的美人痣旁
那胭脂点缀的锦囊

绿纱薄了西窗
太湖石弯曲了身影的幽长
蓦然回首
有寒梅红了想哭的芬芳
慢慢地吐露
厚雪无法掩盖的张望

oo

浮尘

川山月 发表于 原创, 诗歌, 随笔 分类,
2

我是一粒浮尘
偶然轻落在佛的掌心
每日听寺院的钟声
和僧人们的诵经
于是
我有了禅的意味
清脆的木鱼
涤净我不安的心
忘记了自己本是一粒浮尘

是方丈的佛掸
横扫着
把我惊醒
急坠向地狱的大门
挣扎着回头望
佛的笑容
竟如此意味深长
霎那平静……
佛在心中
谁说地狱不是天堂?

我变得轻快
微笑着下行
尘世变得模糊
却想放声歌唱
我本浮尘
不问天堂和地狱
只知道
在涅磐的路上
踯躅前行……

8b7b382958be0dd73fd5629ad1805b09

父亲

川山月 发表于 诗歌, 转载, 随笔 分类,
0

一生的故事就此结束
你静静的躺下
如暮秋凋零的一片落叶
在无声的霜夜
滑进我怅然的记忆

孩童的无忧
不知你廋弱的双肩
顶着风里雨里的艰辛
少年的轻狂
读不懂父爱如山的厚重
在岁月的河流里
明白你纵横沟壑的脸庞
沉淀你一生的慈祥和宽容

你不关心地球是圆是方
总牵挂儿身上的暖,女发上的花
没有千重山万重水的经历
你徘徊田间地头,流连房前屋后
闻稻麦飘香,看桃李花开果熟
一生平凡
如农家日复一日的吹烟
轻轻淡淡
是对家挥之不去的眷恋

岁月好冷,世事沧桑
你微驼的身躯
遮挡月寒日灸
不曾有一缕叹息
惊扰儿女心中半缕涟漪
你不太稳健的脚步
踏平日子的深深浅浅
为远行的儿女
不再有坑坑洼洼的足迹

喜欢点燃一支烟
斜依门框
眺望由远而近的盼望

今天是假日
儿女归来

是的, 儿女归来又去
房前放花的槐树依旧
不曾想你落寞的背影
与暮色里的夕阳同行

清明又到
你躺在沉默的彼岸
仿佛是一生故事的开端

50-160q9104130194

曾经年少

川山月 发表于 原创, 诗歌, 随笔 分类,
1

假如执念可以
穿越青春的隧道
我愿是那
曾经的少年
痴痴地等在
你偶然漂过的
荒岛

我不会浪里逐花
更不会
掬湍流一瓢
我愿立地成石
独自守望成
没有珊瑚攀缘的
海礁

也许
你会在另一个
还没有定义的时空
再一次划过
被岁月遗漏了的那片
浩淼

而我
恰好是你
掠起的涟漪中
最经久的
一轮
年少

川山月A2